为机床工具企业提供深度市场分析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   申请VIP  |  

English  |   German  |   Japanese  |   添加收藏  |  
沈阳机床

车床 铣床 钻床 数控系统 加工中心 锻压机床 刨插拉床 螺纹加工机床 齿轮加工机床
磨床 镗床 刀具 功能部件 配件附件 检验测量 机床电器 特种加工 机器人

机器人

电工电力 工程机械 航空航天 汽车 模具
仪器仪表 通用机械 轨道交通 船舶

搜索
热门关键字:

数控机床

 | 数控车床 | 数控系统 | 滚齿机 | 数控铣床 | 铣刀 | 主轴 | 立式加工中心 | 机器人
您现在的位置:机器人> 行业资讯>万亿美元大市场 中国加速发力2027年综合实力世界领先
万亿美元大市场 中国加速发力2027年综合实力世界领先
Mar 26, 2024  来源:-  作者:-

 

     近期,人形机器人成为大众关注热点。

     在国内,人形机器人大赛暨人形机器人百人会论坛在北京举行,汇聚了我国人形机器人领域的“排头兵”。

     在国外,英伟达联合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在NVIDIAGTC2024开发者大会上介绍了英伟达最新的AI芯片和硬件方案及合作案例,人形机器人是其中的重点。此外,人工智能公司OpenAI与人形机器人公司FigureAI合作,推出了大模型加持的人形机器人Figure01。
     
     中国人形机器人百人会副秘书长、星动纪元创始人、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陈建宇认为,“人形机器人将会是具身智能最佳的承载形态,也是通用机器人的终极形态。它跟人一样有手有脚,有无穷的延展性,可以做到非常多事情,可以把具身智能最大的潜能发挥出来。”

     新质生产力的典型代表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国将大力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同时,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开展“人工智能+”行动。作为“先锋”未来产业之一——人形机器人展现出强大的潜力和吸引力,是新质生产力的典型代表,将成为提升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重要推动力。

     中国人形机器人百人会专家委员会主任、2000年图灵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认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两大产业在这里(人形机器人)相结合,必定会连带出许多新的需求,包括高端机器制造以及软件系统等,这些都必定会创造出新的、有价值的企业,以及相关的产业链和巨大的生态链。”

     2023年10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人形机器人创新发展指导意见》,明确其地位是“人形机器人有望成为继计算机、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后的颠覆性产品,将深刻变革人类生产生活方式,重塑全球产业发展格局”,发展目标是“到2027年,人形机器人技术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形成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生态,综合实力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有利条件是“发挥制造业门类齐全、应用场景丰富、市场规模庞大以及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发展路径是“坚持应用牵引、整机带动、软硬协同、生态培育的路径”。

     随着人工智能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人形机器人将不再是只能送餐、拧螺丝的“工具人”,大模型将赋能人形机器人走向主动交互。例如,更强调机器人仿生结构的仿生人形机器人,“一方面,它利用电击替代人的肌肉,实现各种流转型呈现。另一方面,我们将语音机器人与大模型深度融合,利用大模型输出结果,使机器人能够精准的情绪和语言表达。”大连蒂艾斯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李博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这种交互方式一方面是外形仿人,另一方面是交互更加自然,增加了表情交互。”

     中信证券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35年,人形机器人市场空间为16310亿美元,万亿蓝海蓄势待发。“人形机器人是世界上公认科技最高端研究走向之一。现在,世界各国在这方面都处于差不多的关口。中国非常盼望能够在这个领域努力奋进、脱颖而出。”姚期智表示。

     具身智能最佳的载体

     人形机器人,被业界普遍认为有望成为机器人的终极理想形态,它在外形上与人最为相似,能完成更多、更灵活的动作,并且交互更具亲和性。记者在人形机器人大赛现场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大模型持续赋能下,人形机器人将是具身智能最佳的载体。”

     具身智能,是指在机器智能领域中,通过将智能算法与物理实体的感知、行动和环境交互相结合,使机器能够以更自然、更智能的方式与环境进行交互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人形机器人作为通用人工智能具象化载体,当与人工智能大模型相结合时,可以感知物理世界,利用多模态感知控制自己的身体,完成复杂的任务。

     “数据对于具身智能来说非常重要。这一点,人形机器人有天然的优势,它的数据相对来说,可以更直接的从人类的行为数据里获取或者迁移过来,这是非常大的好处。”陈建宇表示,此外,还有一个天然优势,即人形机器人由于具备跟人类似的形态,所以更能满足人类情感和审美的诉求。

     “过去,机器人工作可能停留在‘小脑’层面,即如何让机器人更稳定行走,机械臂控制更灵活。这本质上与业务流程存在较大鸿沟。”科大讯飞人形机器人首席科学家季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道,例如,过去,机器人从A点走到B点,或者在流水线上抓取某些物品,但它并不了解为何要走到B点,以及为什么要抓取物品,这只是机器人基础功能。“如果机器人只完成这些基础功能,已无法满足业务场景的需求。”

     季超举例,如果一家电力公司发生燃气泄漏或有毒气体泄漏时,因变压器存在放电,放电会使气体变成剧毒,所以需要工作人员进入相应房间,然后进行打开窗户、关闭阀门等操作。这是一个标准的业务流程,工作人员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快速明白需要做什么。但这样的场景,虽然工作人员操作时会穿戴防化服和防毒面具,但是仍然存在对人体安全和健康的潜在风险。

     “因此,我们希望人形机器人可以代替人进入有潜在风险的工作场景,走到有气体泄漏的阀门前,识别阀门、关闭阀门,再打开窗户。”季超表示,“之所以过去无法实现这一点,是因为它(人形机器人)缺乏聪明的‘大脑’。”

     “我们需要将任务与实际业务流程结合,基于大模型进行微调,形成基于任务场景下的多模态矩阵大模型。让机器人能够按照我们对场景的理解,进行一系列基于时间序列的稳步操作,而不仅仅是简单从A点走到B点,展现它的运动和抓取能力。”季超向记者阐释了对人形机器人未来的期待。

     市场热潮中的冷思考

     在行业高速发展背后,也有不少冷静的声音。

     “仿人机器人,不仅仅是把工业机器人里很多现有的成果简单移植过来,有很多基础理论问题需要解决。”中国人形机器人百人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香港大学机器人研究所所长席宁举例,“现在,很多人都说用大模型训练仿人机器人,端对端输入一个场景,就产生了一个力,让仿人机器人控制力。但是谁也没有问过,机器人的力怎么控制。”

     席宁解释,如果给机械系统输入的是“力”的指令,而输出的也是“力”,两者之间没有延迟,如何进行控制?这是需要从理论上要解决的问题。“要让仿人机器人真正达到我们要的,完成我们布置的任务,达到我们的要求,必须要解决基础性的问题。”

     中国人形机器人百人会副理事长、科大讯飞副总裁刘聪则认为,目前,人形机器人硬件成本过高,限制了其在各个场景的应用,上下游产业链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此外,具身智能不仅仅是单纯的大模型,还需要收集规模操作的数据集,以及确定端到端的解决方案,这都需要未来结合具体场景进行探索。

     对于如何保障机器人产业可持续发展,中国人形机器人百人会副理事长、达闼机器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晓庆呼吁,工信部尽快成立可监控、可保证安全、可保证隐私的机器人服务管理局。他表示,“你能想象机器人满地乱跑吗?你能想象机器人失去控制的结果吗?所以,我们必须建立行业规范和安全规范,以保证机器人产业健康发展。”

     正所谓“关关难过关关过,事事难成事事成”。当前,人形机器人已成为各方竞逐未来产业的新赛道,以及“人工智能+”发展的热点领域。人形机器人每迈出一步,都能掀起市场热潮,其商业化步伐也在竞争中不断加快。

     作者:左宗鑫




    投稿箱:
        如果您有机床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 邮箱:skjcsc@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