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机床工具企业提供深度市场分析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   申请VIP  |  

English  |   German  |   Japanese  |   添加收藏  |  
广州数控
数控系统

车床 铣床 钻床 数控系统 加工中心 锻压机床 刨插拉床 螺纹加工机床 齿轮加工机床
磨床 镗床 刀具 功能部件 配件附件 检验测量 机床电器 特种加工 机器人

数控系统

电工电力 工程机械 航空航天 汽车 模具
仪器仪表 通用机械 轨道交通 船舶

搜索
热门关键字:

数控机床

 | 数控车床 | 数控系统 | 滚齿机 | 数控铣床 | 铣刀 | 主轴 | 立式加工中心 | 机器人
您现在的位置:数控系统网> 企业动态> 企业分析:西门子“弃旧图新”主攻数字化工业
企业分析:西门子“弃旧图新”主攻数字化工业
May 21, 2019  来源:-  作者:-

 
  作为西门子新架构下大运营公司之一的天然气与发电集团,仅存留一个多月后,仍然没能逃脱被剥离的命运。

  5月7日,西门子宣布剥离旗下油气与电力集团(GP),将其单独分拆上市成立新公司,并转让其在西门子歌美飒可再生能源公司59%的股份到新公司。
  
  凯飒(JoeKaeser)成为西门子首席执行官六年以来,共两次变更西门子业务架构。2014年,凯飒将西门子16个业务集团合并为九个。今年4月1日,西门子整合为三个运营公司和三个战略公司。运营公司为天然气与发电、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集团;战略公司为西门子医疗、西门子歌美飒和原计划中的西门子阿尔斯通。
   
  西门子计划剥离出去的油气和发电业务,业务规模达300亿欧元,涉及超过8万名雇员。约有八分之一的雇员将受到影响。西门子油气与电力集团,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常规发电、输电和相关服务业务。
  
  西门子计划在2020年6月会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对分拆及随后的公开上市计划进行决议。如获批准,西门子随后将剥离新的油气与电力集团和西门子歌美飒可再生能源公司。
  
  按照这一计划,西门子预计新公司的上市将在2020年9月前完成。如拆分顺利,西门子的实体核心业务将聚焦于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
  
  “如果不是将西门子-歌美飒的优质风电资产纳入,仅靠传统的油气和发电业务,可能分拆出去都比较困难。”对欲新成立油气和发电上市公司,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林雪萍并不看好。
  
  西门子还将放弃其在油气与电力集团的多数股权地位。不过,西门子仍将是新公司的主要股东,初期持股比例或将略低于50%,为避免股东影响重要决议,其持股比例仍高于拥有否决权的少数股权。
  
  油气和发电集团业务也曾是西门子重要的盈利支撑,即使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也是如此。2009财年(2008年10月1日-2009年9月30日),即西门子能源部门(2008年1月1日成立)运行一年零九个月后,金融危机让所有大企业不能幸免,但能源和医疗大单撑起了西门子的财报。能源、工业和医疗组成的核心业务四财季营运利润为19.2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提振了核心业务的营运利润。
  
  低碳能源消费以及清洁能源发电的倡导,让西门子对燃气轮机的前景一度看好。西门子在2013年时曾预测,未来20年,全球天然气发电将持续保持稳定增长,到2030年,全球天燃气发电装机将达到2560GW,年发电量9300TWh。
  
  2014年下半年开始,全球油价暴跌,天然气价格随之走跌并供给过剩。以传统能源为主的发电与天然气集团业绩遇到困难。西门子不顾投资者反对,花费7.85亿英镑收购罗尔斯罗伊斯的天然气燃气轮机和压缩机业务;2015年,花费78亿美元并购了全球最大的压缩制造公司之一美国德莱赛兰。西门子的一些投资者认为,油价已经开始暴跌,与之相关的投资需要削减或者延迟。
  
  凯飒看重的能源业务,并没有实现逆周期的反转。
  
  全球发电市场持续疲软,大型燃机产能过剩,获取新订单变得极为不易。西门子在2018财报中称,希望2019财年保持上一年的增长态势,“不过天然气和发电业务除外。”根据西门子5月8日发布的2019财年二季度财报,天然气和发电集团营收28.15亿欧元,同比下降4%,EBITA利润与跌到底谷的上一财年的1.14亿欧元相比,增加至1.56亿欧元,增幅达38%。
 
  
  具有周期性的资源行业,并未厚此薄彼。油气和电力的不景气,同样重击了西门子的竞争对手——通用电气(GE)和ABB。
  
  GE准备撤出两年前豪掷320亿美元入主的油气合资公司,出售其在贝克休斯通用能源公司中62.5%的股份。ABB则在去年底决定砍掉起家的电网业务,以110亿美元的价格将这块占营收四分之一的业务卖给日立集团。
  
  西门子的发电业务见证了其百年荣耀。
  
  创始人维尔纳·冯·西门子是在电气时代率先公布电动发电原理、将发电机引入市场的人。作为电气时代的弄潮儿,早在1867年4月的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西门子就展示出了当时他起名为“动力感应器”的发电机。
  
  1920年代,西门子在爱尔兰的香农河边建了Ardnacrusha水电站。作为西门子天然气和发电集团核心业务的燃气轮机,尤其是其柏林工厂已有115年的历史。
  
  西门子此前没有对天然气和发电业务痛下狠手,而是参照了创始人维尔纳·冯·西门子的做法:到欠发达市场去寻找订单——虽然风险高一些。
  
  2015年6月,西门子在埃及获得了史上金额最大的燃气轮机大单,收获了80亿欧元。但在另一个市场伊拉克,它没有那么幸运了。
  
  伊拉克电力大单价达150亿美元,原本可成为西门子史上金额最大的燃气轮机订单。但因特朗普政府对伊拉克当局突然施压,订单横生变数。4月30日,西门子终于等来好消息。凯飒和伊拉克电力部长Luayal-Khatteeb,在柏林签署了一份具有约束力的项目执行协议。该项目协议价值约7.86亿美元,约占订单的5%。
  
  但GE和西门子对于伊拉克市场后续份额的获得,仍有待观望。
  
  面对股东和资本方的压力,强势的凯飒也在德国对天然气和发电业务作了工厂和产线调整,和原过程和驱动业务集团一起,共拟裁员2900人,也曾考虑将燃气轮机业务与三菱重工在内的企业商谈出售或者成立合资公司。
  
  直到5月7日的股东大会,凯飒终于放弃了上任以来一直重视和力图振兴的传统能源业务。
  不过,与GE与ABB强势的股东逼走CEO及对业务进行大拆大卸不同,西门子调整的主动权一直握在管理层手中。
  
  这与工业巨头们的股权构成相关。GE要向激进投资基金TrianFundManagement交账,ABB被具有“资本屠夫”称号的股东瑞典激进基金CevianCapital逼宫。这些激进基金股东以保护投资者利益的盈利为宗旨,冲撞着调整时期的工业巨头们的发展战略。被拆卸后的GE,其核心业务将在航空、可再生能源上,ABB将在机器人上持续发力。
  
  西门子则相对稳健。西门子家族持股6%,是最大单一股东。以Primecap管理公司为代表的机构持股33.28%,Primecap占股1.58%。共同持股的基金股东股权相对分散,最大的基金持股份额为1.35%。
  
  除了传统能源业务,更让西门子无奈的是,今年2月6日,欧盟委员会以“垄断妨碍竞争”为由,否决了西门子和法国阿尔斯通关于轨道交通业务的世纪大合并。
  
  西门子交通一个不得不的选择是:先“形单影只”地单独上市,并眼看着中车集团以更优惠的价格一步步取得全球七成的高铁市场份额。
  
  不论老的业务版图如何,“请首先一直盯住较远的未来,这是最主要的。”西门子创始人维尔纳·冯·西门子曾如是建议弟弟卡尔。
  
  这是西门子能从一家指针式发报机的作坊式工厂,发展成为全球工业巨头的重要原因。1970年代末,随着强电技术的发展,电力应用从电报机制造和电缆生产拓向发电机和电灯。电气时代的宠儿西门子在以指针式电报机起家后,应时开拓发电机、轨道电车等新业务,赢得了“一场野蛮的赛跑”。
  
  工业巨头们的经验证明:支撑百年企业老店,需要合格的发明家以及实用的新技术。这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的技术浪潮中,都需要冲在最前面。
  
  现在,这位172岁的工业巨人面临和当时相似的历史环境。
  
  这次的技术背景是智能时代和数字化。数字化业务以20%左右的利润率,成为西门子在新工业革命时期的驱动器。为了支撑业务增长,到2023年,西门子数字化工业集团将新雇用7000名员工。
  
  西门子数字化工业集团公司首席运营官JanMrosik对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称,“西门子很早认识到,数字化将在工业中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
  
  从2007年斥资35亿美元购买美国软件公司UGS开始,西门子开启了具有战略意味的一波投资。
  
  UGS以其产品生命周期(PLM)软件及生产执行系统(MES)服务闻名,竞争对手包括达索、欧特克、PTC等。
  
  根据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的分析,西门子收购UGS,想要打通产品设计、制造和生产。
  
  迄今为止,西门子已斥资超过100亿欧元收购了30家软件公司,成为欧洲仅次于SAP的第二大软件巨头。
  
  但收购之后,工业软件和自动化运营需要时间磨合。德国基因的西门子,与美国UGS进行信息技术(IT)与操作技术(OT)的整合,也费了一番功夫。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高工、PLCopen中国组织主席彭瑜在《知识自动化》上撰文称,对大多数自动化和控制公司来说,过去20年间,软件业务一直在增长和扩展,只有这几年才真正加速了这一趋向。
  
  工业物联网方案的成型落地,成为工业巨头们自动化和工业软件融合的桥梁。这是数字化业务的目的与核心。
  
  GE作为这个概念的最先提出者,构建了Predix;ABB推出了Ability,施耐德电气拥有EcoStruxure,西门子的是Mindsphere。
  
  Mindsphere脱胎于西门子的自动化业务,由其原先不同的远程服务业务整合而成。它是基于云基础设施的开放式物联网(IoT)操作系统,于2016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面世。
  
  对标GE的Predix平台,Mindsphere出世晚了一年,正式推出3.0版本则在2018年年初。

  Predix走得太快趟了了雷,暂时踩了急刹车,但面对技术再构建将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巨头们谁都没有放慢脚步。
  
  截至去年9月,西门子称,Mindsphere生态系统上有300多个合作伙伴,超过1100个用户,连接了130多万个设备。
  
  据界面新闻获悉,在西门子2018财年56欧元的研发投入中,工业物联网的投入达50亿欧元,占比近九成。
  
  Mrosik对界面新闻记者称,Mindsphere也可被称为连接设计部门与现实世界或车间的桥梁。这个桥梁有两条车道:一条正向车道,从设计到真实产品以及生产,在这里,可以得到产品质量的反馈,告诉各部门如何改善生产;另一条车道,是从真实产品和生产、倒推到产品和生产的数字化双胞胎。
  
  新技术落地伊始,必然带来争议。
  
  3月29日,西门子宣布与大众汽车合作。大众汽车全球122间工厂将进行标准化改革,其在Mindsphere上的工厂数据与西门子及第三方设备商共享的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西门子一直强调数据所有者归用户,也有一套国防级别的安全防护体系。但从大众汽车的案例看,它的数据被收集后,通过AI学习,有可能形成行业经验,最后以软件应用的形式出现并共享出去。
  
  对此,西门子数字化工业集团公司工厂自动化部首席执行官Ralf-MichaelFranke对界面新闻称,合作产生的应用程序,会向公众分享,但这些分享的应用程序不含有大众汽车的关键流程。
  Franke称,如果这些承载了行业知识的应用程序要出售给同行,比如戴姆勒或吉利,那需要签订合同,决定应用程序的所有者、价值及利润如何分配。
  
  除数据共享争议外,新生的Mindsphere在外部市场还面临推广和落地的重重难题,比如在西门子的第二大海外市场——中国。
  
  在落地阿里云,符合了中国的外资云政策后,Mindsphere终于在今年4月1日正式在中国内地应用,目前已有四家企业用户。
  
  但中国制造业用户的自动化程度参差不齐、工业场景各异。
 
  
  一位拥有自家工业物联网平台的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称,中国大企业更想解决数据孤岛问题,倾向于本地部署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对上公共云持保留态度。
  
  “有能力的大企业建有自己的工业物联网,比如航天云网和树根互联;中小企业由于资金实力,不得到有力的变现说服,是不太会上云的。”该人士称。
  
  另一位拥有自建工业物联网平台的企业人士则对界面新闻称,中小企业纷纷上云,是由于工信部发布了“鼓励百万企业上工业云”的政策。每家上云的企业能够获得10万-100万元不等的地方政府补贴。但这些得到补贴的企业,需要选择中国本土的工业物联网。
  
  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如果企业不使用西门子的产品,那设备互联将无法实现。如果设备连接不上,“数据为王”的蓝图只能是梦想,而中国中小制造企业的设备来源五花八门。
  
  Franke承认,如今存在众多不同的数据格式,“我们需要找到办法,把西门子的数据和其他传感器的数据进行组合和解读。”
  
  曾参与开发Mindsphere的一位西门子前员工对界面新闻称,西门子在中国的自动化市场耕耘多年,推广Mindsphere意味着要给自动化设备升级上新方案、先搅动稳固的自动化蛋糕。这就要求西门子内部先做出打破现有格局的调和。
  
  Franke说,西门子不会坐等一切好事具备。根据最新统计,西门子在2017年自动化市场营收排名全球第一。这个工业底气让这家老牌工业巨头像在电气时代那样往前冲。
  
  数字化业务对西门子未来的保障,还需要时间验证。
  
  毕竟,巨资投入的Mindsphere,尚未给西门子带来盈利,其计划在2020财年实现盈亏平衡。
    投稿箱:
        如果您有机床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 邮箱:skjcsc@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