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机床工具企业提供深度市场分析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   申请VIP  |  

English  |   German  |   Japanese  |   添加收藏  |  
沈阳机床

车床 铣床 钻床 数控系统 加工中心 锻压机床 刨插拉床 螺纹加工机床 齿轮加工机床
磨床 镗床 刀具 功能部件 配件附件 检验测量 机床电器 特种加工 机器人

机器人

电工电力 工程机械 航空航天 汽车 模具
仪器仪表 通用机械 轨道交通 船舶

搜索
热门关键字:

数控机床

 | 数控车床 | 数控系统 | 滚齿机 | 数控铣床 | 铣刀 | 主轴 | 立式加工中心 | 机器人
您现在的位置:机器人> 行业资讯> 机器人拐点到来,三大原因需提防,九个趋势需掌握!
机器人拐点到来,三大原因需提防,九个趋势需掌握!
Sep 29, 2019  来源:-  作者:-

  
  整个产业连续8年的高速增长,去年迎来拐点,整个中国乃至全球的产业形势,商业的业态可能对机器人企业造成了一定的困惑,到底现在机器人是春天还是冬天,未来机器人有没有新的希望。本文整理了新松曲道奎博士在中国国际机器人高峰论坛中就“5G时代下中国机器人产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报告提出的未来分析和趋势。
 
  从发展到停滞,拐点从何而来?
 
  曲道奎博士从这几个方面来谈了他的看法:第一个方面是中国机器人为什么迎来拐点?第二个就是5G在赋能机器人的发展是什么样的?第三个是他个人的小结:他的结论是机器人已经进入高速发展期,并不是像机器人企业想象的机器人企业遇到一个大的困难,困难只是一个困难,但是这种困难是未来的一种常态。
   
  曲道奎博士提到,从机器人市场的分析来看,13年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但是在去年正当机器人企业要沿着原来整个机器人产业高歌猛进去发展的时候,突然迎来当头一棒,机器人企业迎来了一个下滑,这不仅仅是中国这样,国外也是这样。但他认为即使去年整个大的形势不好,本土品牌表现却并不差,从数据上来看,外国品牌去年同比下降是11%左右,中国的本土品牌机器人企业却还是在上涨的,上涨了差不多16.2%。同时,整个中国本土品牌和外资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发生了变化,在前年,国产机器人企业(市场占有率)退到了四分之一的状态,去年又回到了三分之一的占有率。
 
  因此按照大的趋势,他按照三个方面作了分析:首先是按照机器人的结构,第二个就是机器人的整个类型,第三个是机器人应用的行业。
 
  按照应用的领域或者机器人企业作业的类型来讲,他认为,整个中国机器人市场包括了本土品牌、外资品牌,从产品类型上,无论中外品牌,搬运与上下料机器人则是占有市场最大的,但在过去一年,外资品牌只有喷涂和装配拆卸类的是保持增长的,其他都是下降,外资品牌在中国市场去年基本上都是以下降为主,而本土品牌却只有金属加工机器人是下降的,因此他认为国产机器人在行业细分领域市场的占有率增长还是比较明显的。
 
  在细分行业上,外资品牌在中国整体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前三类都在加速下滑,但本土品牌的电子电器行业却还是保持增速,中国本土品牌在汽车这个大行业里面优势一向并不大,但去年汽车制造业也是在增速。所以他认为,全球大的经济情况不好的情况下,在中国经济市场下滑的形势下,中国本土品牌的表现并不是那么差,甚至像汽车这样的领域,过去中国是一个非常劣势的领域,但去年机器人企业(市场占有率)却是增了26%,所以机器人企业应该在冬天里面找到了一缕阳光在里头。
 
  在各类市场占有率的变化情况上看,从坐标的、并联机器人、多关节机器人等机器人企业数据可以看到,中国在2018年这些种类里面的市场占有率都是在上升的,而国外的市场占有率是在下降的。
 
  因此曲道奎博士认为机器人企业已经习惯了机器人市场的高速增长,特别是在全球08年开始金融危机以后其他行业都在大幅下滑的背景下,机器人市场一枝独秀逆势增长,中国几十家机器人企业到今天的几千家企业,甚至上万家,大多数机器人企业习惯了机器人是一个快速增长领域的行业,但是任何企业或者任何行业都可能有经济周期,都可能与大环境有关,所以他认为现在机器人出现一定发展的滞缓是一个常态,而不像很多人想象的,机器人企业要惊慌、要悲观,这是没有必要的。
 
  下滑三大原因需避免!
 
  他提到,下滑的主要原因实际上在中国是非常简单的,就是汽车行业和3C行业两个导致的下滑,因为在中国过去汽车的整个市场占有份额是在45%左右,去年汽车只有33%,下滑了12%,汽车的下滑导致了中国由过去的高速增长变成的一个低速的增长,因为中国市场的大幅度下滑,中国占了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中国的下滑导致全球市场出现了暂缓,去年无论是欧洲还是北美机器人市场都是在增长的,只有中国去年是下滑的比较大一些,但是国产的品牌去年是16%的增长,外资品牌下降比较大,是11%,这一下滑和大市场经济周期有关,这个可能是导致了整个中国机器人市场的下滑。
 
  其次,曲道奎博士认为但更关键的一点也最可怕的是低附加值,难以支撑高投入的研发和创新。“机器人本来是一个高科技行业,高科技的典型特征是要有高附加值,但现在机器人特别是在中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低附加值或者就是日常机械设备这样一个地位,因为这个低附加值使企业的创新研发没有支撑,”曲道奎博士表示“未来发展是靠技术和创新,但是机器人企业没有资金支持靠什么来发展?这个非常可怕。”
 
  第三点他认为非常可怕,即恶劣的产业和商业环境在拖垮集成类的公司,就是整个商业付款环节问题,包括很多引用问题,合乎保证的长期质保金,包括商业汇兑等等这些东西,实际上是使中国的市场一塌糊涂,当年朱总理做了三角债的清理。曲道奎博士认为,现在比那个时候还要严峻,所以在这个链里面只要有一个企业出现问题整个环都要拖垮了,这个不仅仅是机器人的问题,是中国的产业都面临大的恶劣商业环境,下滑是它所带来的风险。
 
  越来越好的趋势
 
  谈到未来行业发展趋势,曲道奎博士这样说道:“未来趋势或者是未来大的方向是属于服务机器人的,但实际上2018年也是服务机器人一个滑铁卢的年代,服务机器人很多泡沫去年已经在破灭了,所以这样有一个大的洗牌,但这也为下一轮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特种机器人现在还是在基础层面上的发展,叫好不叫座,所以等待破茧成蝶,就是什么时候这个茧破开真正成为一个美丽的蝴蝶还有待时日,协作机器人会成为未来发展或者是新兴技术里面的一个亮点,但协作机器人现在是曙光初现,只看到一个苗头,但现在还没有成为主流,就是未来的发展还有待时日。”
 
 
  曲道奎博士对此总结道,传统机器人是有优势的,现在出现了滞缓,新兴三大类现在又处在一个发展起步的幼儿阶段,难以到真正支撑市场发展的阶段,还需要机器人企业进行培育和发展,老的要淘汰、要洗牌,新的机器人企业正处在新生阶段,恰恰因为这个转折点,给机器人企业后发的中国这些企业和后发的市场带来了机会跟机遇。
 
  随后他提出,目前机器人产业应该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而不像想象的现在进入到冬天,现在进入到一个大的滞缓阶段,恰恰相反,这次的拐点恰恰证明机器人要进入到一个新的高速发展,但这个发展是高质量的发展,没有高质量,高速是个泡沫,这次停滞就是在挤干净泡沫。
 
  9大推动,高速将至!
 
  那停滞期随后的高速会是怎么来的?他给机器人企业做九大分析。
 
  第一个原因得益于技术的变化。首先是技术突破和融合带来了新的机遇,从大数据到AI到IoT到云计算以及5G作为一个连接,这些东西使得现在机器人企业首先在技术上发生了一个颠覆式的变化,也就是今天很多专家所说的机器人跟过去机器人企业谈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传统机器人在未来不可能有前景,更不可能有市场。
 
  第二个是机器人的成长性,工业机器人只是机器人里面的一大类别而不是未来的主流,未来还是在服务机器人,医疗、健康、国防、安全、服务等等,这些才能被称之为机器人的成长性,机器人要是没有成长,未来不可能有前景。
 
  第三个是制造模式带来的一种机遇,现在中国的制造模式不可持续,那机器人企业要往哪儿发展?智能制造工业4.0,恰恰工业就需要绑定机器人。过去的制造模式和工业3.0之前,机器人在制造业里面是一个非刚性的需求,可有可无,因为人可以在里面做替代的。但是工业4.0时代跟过去最大的区别在哪儿呢?工业3.0之前,真正的生产要素是机器加人,只不过是机器多一点、人多一点,技术先进了就人少点,但这两个主要的变化要素。工业4.0时代,人在这个里面有一个挤出效应,因为工业4.0的大前提是万物互联,机器人企业想想人在里面是连不到一块的,这个点是绝缘的,跟其他的系统和数据无法连通的,所以机器人成为了一个刚性,因此才进入到一个大的市场需求。
   
  第四个就是生产要素变化带来的机遇。生产要素就是人力生产要素和机器人的要素,机器人从性能、功能快速在提高,而它的价格和成本在快速下降,而中国人力要素,劳动力数量在快速减少或者下降,另外一个是劳动力的成本也在急剧提升,这4个要素相互作用,使机器人现在能够大量快速进入市场,技术的提升使得过去很多机器人做不了的事情能做,这就增加了机器人应用的范围和总量。另外一个机器人成本的下降是过去很多用不起的企业现在可以用进去了,所以这一块就是机器人企业的生产要素变化带来一个重大的机遇。
 
  第五是市场容量的增加,从市场空间里面,通过这个数也可以看到一个大的变化,机器人企业从09年往前30多年的发展,全球机器人的保有量在百万台左右,从09年以后到15年,有6年的发展,机器人新增的容量是110万台,6年等于过去30年甚至40年的发展。近3年来,16到18年这三年又增加了1百多万台,现在机器人进入到一个不是线性增长而是几何的增长,6年等于过去的30年,现在3年等于过去的6年,也可能明年一年等于过去的3年,所以机器人企业市场的数据也在证明进入了一个快速的非线性发展。
 
  第六是机器人未来的潜力,也就是机器人的密度。中国的数据是1百多,这意味着就是过去三四十年的发展,全球机器人的平均密度是75,换成百分比的话,只有0.75%,换句话说发展了三四十年,机器人跟人工的替代率不到1%。根据现在的预测未来5到10年,这个替代率要达到30%以上,就是过去把三四十年的替代率不到1%,现在5到10年的时间机器人企业要有30%的替代,空间和容量巨大,所以新的制造模式绑定机器人,使机器人成为一种可选择的到现在成为一种刚性,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变化。
 
  第七是整个政策的激励,克强总理在谈智能+,机器人恰恰是典型智能+的产品和平台。机器人从技术来讲进入一个大的变革时期,也说机器人企业今天谈的机器人除了名称没有变,还是机器人三个字,在内容和技术上已经完全是颠覆式的,过去机器人是支撑机器人的机械电子就那么两大技术,今天从5G到IoT、新材料、新软件、AI、大数据、云、边缘计算,机器人企业能想象到的新技术在机器人的平台上都在融合,所以机器人是多种高新技术的深度融合,也是一个大平台。
 
  第八是需求市场的变化,市场正处在一个转换的时期,机器人企业称之为传统市场往新的市场转化,由过去的汽车主导市场完全占一半,现在完全可以进入到非汽车领域,更关键的不单是在这个领域,甚至是机器人企业的生活领域,为机器人企业其他的特种领域,包括安全、航空航天在转换,所以市场一个大的变化也是一个新的趋势。
 
  第九,整个机器人产业正处在一个大调整和升级的时期,也就是过去机器人企业更多追求量,现在真正到质,由量到质这样的一个转换,因为机器人企业的机器人这几年机器人企业的发展,谁的规模大、这的东西便宜,机器人企业最后都在论斤卖,但现在这个时代过去了,机器人企业是在做机器人,而不是做传统的机器设备,所以由量到质现在成为了一个新的转折。中国的机器人企业正处在洗牌和再生的时期,过去差不多十年机器人企业是野蛮增长,由几十家到千家到万家,到现在基本上是理性的成长,而现在都在做减法,在谈自己的竞争力。机器人企业是做机器人的,而不是零部件的搬运工,机器人企业已经都在谈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所以已经开始由野蛮成长变成了理性的发展。
 
  以上九点,曲道奎博士认为,总结下来的结论是机器人无疑正处在一个变革的转折点上,无论是技术的变革、市场的变革、产业的变革还是企业的变革,都是处在这样一个大的变革时期,对企业来说只有变革机器人企业才能再生,机器人企业才能发展。所以弯道超车是赢在变革,创造未来,而不是仿造未来,未来是创造出来的,创造靠什么?靠创新。最后是融合共生,机器人企业未来不可能单打独斗,一定是融合协同的发展模式。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新松在做什么?
 
  曲总最后补充了新松目前的方向和成绩:新松做了一个平台生态,包括心脑俱全,顶天立地,融合共生,一个是工业软件平台,一个是工业控制平台。曲道奎博士解释道,因为现在无论是智能制造、数控机器人、智能设备还是工业4.0,真正缺的是工业软件,还缺机器人企业工业控制的核心东西,新松也进行了改造,现在到编程软件、控制软件,把这一套软件平台全部打通,也包括其他部分的控制和逻辑控制。
 
  从硬件里面新松跟台湾的公司进行合作,新松电机也有合作伙伴,现在也是做编码器,新松就打造了这么一个平台,然后面向各种不同的高端装备,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未来新松是打造一个生态化的平台体系,在支撑和赋能其他的机器人企业、设备企业、高端装备这么一个行业,真正体现了新松作为一个平台企业的融合共生,机器人企业共赢、共生、共同发展。
    投稿箱:
        如果您有机床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 邮箱:skjcsc@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