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机床工具企业提供深度市场分析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   申请VIP  |  

English  |   German  |   Japanese  |   添加收藏  |  
沈阳机床

车床 铣床 钻床 数控系统 加工中心 锻压机床 刨插拉床 螺纹加工机床 齿轮加工机床
磨床 镗床 刀具 功能部件 配件附件 检验测量 机床电器 特种加工 机器人

机器人

电工电力 工程机械 航空航天 汽车 模具
仪器仪表 通用机械 轨道交通 船舶

搜索
热门关键字:

数控机床

 | 数控车床 | 数控系统 | 滚齿机 | 数控铣床 | 铣刀 | 主轴 | 立式加工中心 | 机器人
您现在的位置:机器人> 焦点人物>专访艾利特CEO曹宇男:协作机器人快速发展时机已至 好用是关键
专访艾利特CEO曹宇男:协作机器人快速发展时机已至 好用是关键
Aug 20, 2020  来源:--  作者:-

 
       智能化时代已然来临。以手机、电脑为首的3C电子,已经历了最颠覆的智能化变革,而在有些领域,智能化革命才刚刚开始。
  
       作为最新一代机器人,协作机器人被委以“智能制造”重任,是机器人智能化进程开启之时的“当红主角”。它常常“占据”某一工位,能独立完成上下料、抛光、检测等多种任务,与流水线其他环节的工人配合完成生产。因这种“协作”的角色,它有一个令人感到亲切的别称——“机器人同事”。
  
       艾利特是协作机器人赛道上年轻有为的“后生”。尽管2019年才全面收敛到协作机器人赛道,但它研发的核心部件,如被誉为“机器人大脑”的控制系统,以及智能视觉系统,均达到行业内领先水平。出色的技术源自强大的团队,其创始团队是一批来自北航的博士,在业内有15年以上深厚积累。其后引员的主要团队成员或拥有清华、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的硕士学历,或长期来自于abb、优傲等行业头部企业,具备丰富的管理和实践经验。
  
       近日,亿欧科创有幸访谈了艾利特CEO曹宇男先生,试图探究:协作机器人的“智能”特性将如何改变工厂生产方式?其前景如何?
  
       与人并肩工作的机器人
  
       提到协作机器人,我们总不免要将其与更广为人知的传统工业机器人作对比。事实上,两者互为替代、互相补充。在很多场景中,协作机器人正逐渐替代工业机器人,成为工人的好帮手。
  
  
(图片来源:艾利特官网)
  
       传统工业机器人为工厂解决了不少痛点,如重复劳动效率低下、人力成本高昂等,因而它自诞生之时就颇受关注,迅速在各个领域大放异彩。但很快,工业机器人本身也带来了一连串新的痛点:
  
       尽管主流工业机器人报价并不贵,以最典型的弧焊机器人为例,基本定价在11万至15万人民币之间,但其部署成本却是售价的3-4倍。部署工业机器人不仅要安装围栏以隔离人机工作空间,还需大动干戈改造生产线布局,甚至为此停产。因此,算上安装成本和每年的维护费用,一台机器人综合成本不低于40万,平均回本期不少于两年,这让很多对价格敏感的中小企业望而却步。
  
       此外,复杂的部署,让工业机器人丧失了灵活性,一旦部署便不能轻易改动,难以适应日益增多的小批量、多品种的“柔性生产”需求。
  
       传统工业机器人的掣肘恰恰成为了协作机器人诞生的初衷。轻量化的协作机器人结构紧凑,就好比流水线上心灵手巧的操作工,只需稍加“培训”,便能快速上手,胜任多任务、位置可移动的生产需求,且后期运维成本低,支持软件实时免费更新升级。与传统工业机器人高频、大幅的动作不同,它的动作更“轻”、更“柔”,不易伤人,因而也无需安装安全围栏或外部设备就可实现人机共享操作空间,省去了大笔部署成本。
  
       “工业机器人是高度‘标签化’的,例如焊接机器人、抓取机器人,这本质上是‘机器’的逻辑。协作机器人则是以‘人’的逻辑构建,它通过开放的操作平台,使代理商和集成商在平台化的产品基础上根据下游需求,定制开发多种细分场景功能,从而具备了多任务能力”,曹宇男介绍说。
  
       在汽车、3C、金属加工等产品迭代快、定制化要求高的领域,协作机器人凭低成本、高安全和灵活的优势,已逐渐取代传统六轴机器人,成为客户首选。这类场景应用协作机器人的体量可达57万台。。而在医疗、复合机器人(AGV+协作)等对人机协作要求较高,或是依赖于协作机器人特殊属性的领域,将成为协作机器人的增量市场。据估算,这部分市场容量约49万台。按每台10万人民币的成本估算,协作机器人国内市场空间达千亿级别。
  
  
       当前,这一千亿级市场仍是蓝海。过去五年间,我国协作机器人市场规模以64%的年均复合增速快速增长,规模突破已迅速10亿,市场潜力仍然极其庞大。这其中,海外厂商UR一马当先,占据约26%的市场,国内如艾利特、邀博、节卡机器人等紧随其后。国产厂商未来如何发展?工业机器人发展历史中的经验与教训,给了艾利特较大的启发。
  
       坚定押注协作机器人
  
       2017年,工业机器人正值最炙手可热之时。全年我国有近200个项目获得融资,总投资额超200亿元,比4年前增长近30倍。但到了当下,工业机器人仍是发那科、ABB、安川、库卡“四大家族”的天下,他们合计占据超过50%的市场,在六轴以上多关节、汽车机器人两大领域,其市占率更是超过90%。
  
       国内高投资额与国外厂商高市占率,形成鲜明对比,折射出这一赛道竞争之残酷。国产厂商在这场赛跑中,“死伤”无数,却仍难以望国际厂商之项背。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
  
       一是工业机器人核心技术和产业链资源都在国外,领先国内数十年。国内厂商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位——缺乏资源,孤掌难鸣,只能进口产品,做简单集成,难以培养核心技术;
  
       而更致命的是国外厂商具备明显的先发优势,他们早已锁定各行业大客户,深度绑定,一旦合作,基本难以替代。
  
       由此,大量国内企业只能在国际厂商残留的“缝隙”中,展开激烈价格战。在份额占比不到10%的低端市场里,国内厂商用低价换取数量,将整个赛道变成一片红海。“在这个环境下,一些厂商用低质量产品拉低了赛道,改变了客户对价格的认知,也给国产机器人贴上了标签”,曹宇男说道。
  
  
       而到了协作机器人这里,情况明显不同:
  
       “首先,整个行业还在客户训导阶段,初期规模尚未完全打开。以UR为代表的国际厂商,本身也受制于高成本的约束,尚未在全球大规模放量。因此留给国内厂商的机会还有很多”,曹宇男说道。
  
       “其次,我们与国外的技术差距并非不可超越,国外厂商量产协作机器人,也不过是最近5年时间的事。”谈到技术,曹宇男信心满满,“艾利特的团队在机器人控制技术上积累了17年,已达到行业领先水平,我们有信心追上行业第一,甚至实现超越”。当前,除了减速机,如控制系统、伺服电机等最核心部件,艾利特均能实现自研自产。
  
       高技术壁垒,又让这片蓝海竞争格局趋于稳定。由减速机、电机等核心部件构成的关节模组,不仅集成度高,还需具备极高的稳定性、安全性。仅行业安全安规标准就高达17项,要一一满足,并非易事。曹宇男说,“这一技术壁垒,挡住了很多想要做集成、拼价格的厂商”。
  
       市场空间广阔,更兼技术硬实力支撑,艾利特愈加坚定地看好协作机器人发展前景。自2019年起,艾利特大力调转航向,不再生产工业机器人,而是全力押注协作机器人赛道。“我们希望成为行业标杆”,曹宇男如是描绘近期目标。
  
       孤注一掷者必然要面临质疑。不能否认的是,协作机器人行业发展缓于预期。巴克莱银行曾在2015年预测,到2020年,整个协作机器人市场可达到15万台,2025年达到70万台。但截止2019年,全球销量仅3万台。为何发展不及预期?艾利特的全力押注,胜败几何?
  
       “产品力”是成长关键
  
       “协作机器人发展之所以缓于预期,我认为最核心的因素是‘产品力’与价格之间出现了鸿沟”。曹宇男给出了独到的见解。“‘产品力’不仅包括稳定性、精确度等技术指标,还包括功能覆盖率等一系列衡量产品性能的综合维度”。
  
       如UR这般掌握最先进技术的厂商,产品力领先,却因为昂贵的成本,难以在价格敏感的中小企业中打开市场,一年销量1万台左右。而对国内厂商而言,其产品尽管廉价,但产品力严重不足,难以真正满足需求。目前国内销量第一的协作机器人,价格不过UR的一半,销量却也不到UR全球销量的十分之一,,这充分说明,低价战术无法获得市场。
 
       “国内厂商的首要任务是打造出‘好用’而非‘便宜’的产品,获得标杆客户认可。当规模提升之后,降价空间自然会增大”,曹宇男看得很长远,“UR产业链部署在北欧,因而受高成本掣肘严重,未来不排除会将生产线制程搬至低成本国。到那时,没有技术实力的国产厂商将无法生存”。
  
       因此,艾利特当前发展核心,便是全力培育“产品力”:
  
       一方面,它充分关注细节,在力度感知、运动控制等技术上向UR看齐。在打造最新系列产品的操作平台时,艾利特创新地使用了工程师的“通用语言”——Python脚本,以帮助代理商和集成商在其平台上以更低成本开发多功能;
  
       另一方面,它敢于拓展行业顶部的用户,接受苛刻标准的考验。目前,艾利特已获得富士康、闻泰电子、长江电子、长城汽车、TCL、欧菲光、舜宇光学、国电富通等多行业标杆客户认可。2020年艾利特协作机器人出货量同比2019年将实现近10倍增长。即将于今年9月发布的“CS”系列产品,承载了艾利特十几年来对协作机器人的深刻理解:
  
  
(图片来源:艾利特官网)
  
       在硬件方面,它采用了全新的轴承支撑结构和爆炸系统,在重复定位精度、载重等方面更精进;
  
       在软件方面,它进行了更全面的改革。用兼容Python的脚本语言与更直观、简化的编程界面,CS机器人开发难度大大降低,缩短了后续集成时间。在操作界面上,仅需6-10分钟,其单关节就可被替代,大幅节约了后期维修成本。
  
       CS产品的良好前景,不仅依赖于艾利特自身的努力,还需要生态伙伴共同成长。他们能结合下游需求,进一步在CS操作平台上开发多功能,对艾利特的发展亦至关重要。谈到对CS的期许,曹宇男说道,“如梅卡曼德、库伯特等负责视觉开发的生态伙伴正逐渐成长壮大,亦有利于CS系列渗透到细分领域,成为艾利特里程碑式产品”。
  
       谈到更远的愿景时,曹宇男踌躇满志。他希望能打造真正具备“产品力”的协作机器人,将开放操作平台塑造成属于机器人的“iOS系统”。“当这一愿景实现之时,协作机器人将被重新定义,成为如苹果手机、特斯拉一般划时代的产品。”
  
       作为新兴技术,协作机器人的兴起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质疑声。艾利特作为这个赛道的坚定践行者,尽管才成立四年,还面临着打开国内市场、追赶国际一流技术水准的重重挑战,但凭全力以赴的专注,它已成为国内少数掌握核心技术的佼佼者。协作机器人的广阔前景正逐渐被验证,如艾利特这般敢于全力押注者,将享受行业丰收之时最甜蜜的果实。




       (来源:亿欧网)
    投稿箱:
        如果您有机床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 邮箱:skjcsc@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