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机床工具企业提供深度市场分析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   申请VIP  |  

English  |   German  |   Japanese  |   添加收藏  |  
沈阳机床

车床 铣床 钻床 数控系统 加工中心 锻压机床 刨插拉床 螺纹加工机床 齿轮加工机床
磨床 镗床 刀具 功能部件 配件附件 检验测量 机床电器 特种加工 机器人

机器人

电工电力 工程机械 航空航天 汽车 模具
仪器仪表 通用机械 轨道交通 船舶

搜索
热门关键字:

数控机床

 | 数控车床 | 数控系统 | 滚齿机 | 数控铣床 | 铣刀 | 主轴 | 立式加工中心 | 机器人
您现在的位置:机器人> 焦点人物>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机器人产业步入洗牌阶段 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脱颖而出
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机器人产业步入洗牌阶段 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脱颖而出
Feb 2, 2021  来源:--  作者:-

 
       20多年前,许礼进还在奇瑞汽车。在那个年代,一辆捷达要卖21万元,这笔钱可以在安徽芜湖买两三套房子。当时中国汽车行业刚刚起步,中国的汽车企业工人还在生产车间汗流浃背地进行手工点焊焊接,而国外的汽车企业已经开始用机器人替代工人进行作业了。
  
       机器人的使用可以大幅提升汽车的生产效率,为满足供货需求,奇瑞汽车也开始购买国外机器人进行汽车生产,但在遇到问题请外国专家时,代价昂贵,这让许礼进萌生了自己研发机器人的想法。
  
       这也正是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发端。从研发、生产到应用,从机器人的红海市场到开拓属于自己的蓝海市场,从国内到国外,历经风雨,埃夫特终于在2020年7月15日成功在科创板上市。
  
       日前,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他表示,目前国内大大小小机器人公司有上万家,机器人产业开始步入洗牌阶段,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质公司将会脱颖而出。
  
  
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 受访者供图
  
       不走寻常路:已实现工业机器人全产业链布局
  
       第一次触动许礼进研发机器人的想法,是2002年他去德国学习的时候。
  
       当时在德国的汽车生产车间,映入他眼帘的是清一色的机器人流水线。而当时国内还是人海战术,一个生产车间千余名工人,大型设备与人“共舞”,稍不留神,设备就会把人碰伤了。在酷热的夏天,为做好安全防护,焊装车间工人还需全副武装,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劳保鞋,戴上手套和护目镜,整天汗流浃背,大家苦不堪言。
  
       “国内外这么一对比,智能化装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引进智能化装备,就可以不需要这么多工人,不需要工人在生产线上做这些脏、苦、累、差的活了。”许礼进说,所以当时成立埃夫特时的使命,“智造智能化装备,解放人类生产力”应运而生。
  
       在正式从事机器人研发生产之前,奇瑞还购置过一批国外的机器人。2006年,奇瑞准备在生产线上加新车型,需要请国外专家来做技术服务。被聘请的国外专家开出的价格是按小时收费,价格非常昂贵。“用现在流行的话就叫被卡脖子。”许礼进说。
  
       这让许礼进意识到,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就永远处于被动。
  
       “机器人技术含量比较高,当时中国整个机器人产业基础是很薄弱的,不管是核心零部件、核心技术,还是机器人应用等各个环节,都有很高的技术要求。”许礼进表示,这个行业要做好还是非常艰辛、困难重重,“但我觉得,这条路走下去意义重大,我们必须要攻克这些核心技术,把机器人行业发展壮大起来,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智能装备,用中国人自己的机器人生产中国人自己的汽车”。
  
       2007年8月2日,奇瑞汽车以货币出资成立芜湖奇瑞装备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2014年6月,埃夫特从奇瑞体系完成孵化并开始独立运作,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经过充分的行业调研、竞争对手分析,许礼进认为工业机器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必须布局核心零部件、整机、系统集成等机器人全产业链,形成协同融合发展的格局。
  
       “其中机器人整机业务是核心,可以提升系统集成业务的差异化竞争力,拉动零部件业务快速成熟;同时系统集成业务能提升整机业务在细分领域渗透率和占有率;核心零部件业务提升整机业务在成本、性能、功能、可靠性等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三者之间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和共同提升。”许礼进表示。
  
       他告诉记者,发展机器人产业需要很多的资源,包括人才、技术、资金以及市场开拓等,“所在我们后来引进一些人才,收购了一些国外的公司,不走寻常路”。
  
       许礼进介绍,2015年开始海外并购前,埃夫特已形成核心技术人才团队,形成独立的研发体系,攻克了很多核心技术。不过,埃夫特在系统集成领域才刚刚起步,核心零部件业务也急需提升。针对各业务环节所需核心技术和基础技术进行梳理,对于其中尚缺乏的薄弱环节,必须“弯道超车”甚至“换道超车”,通过境外并购,消化吸收境外技术减少研发时间,实现自主可控。
  
       一方面,埃夫特目前已实现了工业机器人全产业链布局,服务于汽车及零部件、3C电子、光伏、轨道交通、航空航天、铸造、工程机械、木器家具、卫浴陶瓷等细分行业,并突破了几大关键核心部件。2019年自主控制器和减速机已开始导入埃夫特机器人整机,2020年埃夫特将进一步加速导入自主控制器,并开始将自主伺服系统一同导入,未来公司将具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技术壁垒和长远发展前景。经过公司测算,若核心部件基本实现自主化,机器人整机业务板块的毛利率将达到35%以上。”
  
       另一方面,埃夫特也尝试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在江西赣州,埃夫特参与投建的面向家具产业集聚区的智能共享喷涂中心落地。许礼进介绍,该中心基于云平台和智能喷涂机器人技术,解决了共享模式下家具多品种小批量混线生产的问题,为用不起、不会用机器人的中小企业提供代加工的模式,这种模式能有效解决通用行业中小企业使用机器人的痛点,并且促进产业智能升级、解决当地环保治理的问题,有效地降低机器人在通用行业使用机器人的门槛,大大促进埃夫特机器人在这一块庞大的蓝海市场的销售和应用,并将中小企业从采购设备的“客户”转变为采购服务的“用户”。
  
       2020年6月,智能喷涂共享工厂达到单班满产,受到当地政府和行业的普遍欢迎,共享工厂模式正式落地运营。未来,埃夫特计划将这一模式推广到五金、餐厨具等多个产业聚集区。
  
       从跟跑到领跑:打造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护城河
  
       在谈到机器人产业时,许礼进认为机器人在汽车行业的应用是比较成熟的,但汽车行业之外的通用行业诸多企业也都面临着转型升级、提质增效,都对机器人等智能装备有巨大需求。
  
       “要想做好机器人这个产业,可能还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和资本资源。”许礼进说,科创板对于有发展前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融资渠道,尤其对推动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有深远的意义。
  
       许礼进表示,在很多科技项目的发展上,中国之前一直是处于跟跑的状态,为了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目标,需要在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上有更多的思考和突破,包括未来发展趋势的探索,都要不断进行前瞻思考和深度思考,思维模式也要不断进行自我升级迭代。
  
       领跑,要有更高的起点,埃夫特在海外进行了多起收购。
  
       2015年收购的CMA是欧洲地区智能喷涂机器人、智能喷涂系统供应商,通过收购CMA,埃夫特填补了喷涂机器人产品空白,完善了机器人整机产品线,形成了“面向手持示教的结构设计技术”和“机器人智能喷涂系统成套解决方案”等核心技术。同时通过意大利CMA和在中国新成立的希美埃机器人,埃夫特拓展了喷涂业务系统集成能力,开拓了汽车及零部件、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细分行业高端客户。
  
       2016年收购的Evolut是欧洲领先的通用行业机器人智能抛光打磨及金属加工系统提供商之一,通过收购Evolut,埃夫特形成了“机器人智能抛光和打磨系统解决方案”等核心技术,同时通过意大利Evolut和在中国新成立的埃华路机器人,拓展了通用工业系统集成业务板块,开拓了汽车零部件、航空航天、铸造、工程机械、新材料等细分行业高端客户。
  
       2017年收购的WFC是服务全球中高端汽车整车企业的白车身焊装生产线提供商,通过并购WFC,埃夫特形成了“机器人焊装线体全流程虚拟调试技术”和“基于多AGV调度超柔性焊装技术”等核心技术,同时埃夫特柔性系统业务板块实现了承接汽车焊装主线的能力,拓展了汽车行业系统集成业务,开拓了国内头部品牌汽车企业市场,并跟随WFC承接国外高端汽车品牌焊装生产线业务。
  
       2017年参股的Robox是欧洲运动控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通过参股Robox,埃夫特掌握了“高性能机器人控制与驱动技术”和“实时操作系统内核和第三方集成开发平台”等核心技术,为埃夫特机器人打造了具备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护城河和护城墙,并为打造高性价比、高可靠性和易操作易使用的埃夫特机器人打下坚实的基础。
  
       许礼进表示,上述并购和参股,在消化吸收转化原有技术的基础上,充分利用海外技术资源,并进行后续可持续研发创新,进一步提升了埃夫特整体技术水平,有效支撑了埃夫特业务的拓展。
  
       埃夫特表示,其子公司希美埃、埃华路整体经营良好,在汽车零部件、铸造、木器家具、卫浴陶瓷、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工程机械等通用工业领域逐步开拓重要客户。在汽车工业白车身焊装生产线领域,利用消化吸收、创新的核心技术,逐步开拓了华晨新日、开沃汽车、合众汽车等重要客户,经营业绩逐步提升。
  
       不过,已经连续三个年度业绩亏损的埃夫特,本来有望在2020年实现盈利,但是又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给业绩带来了不确定性。
  
       埃夫特表示,公司主要生产经营地中国、意大利先后成为疫情较重的地区,其他境外生产经营地如巴西、波兰和印度的疫情也逐渐加重,这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目前,公司在手订单约为16亿元。如无疫情影响,公司原预计2020年税前利润将实现扭亏为盈,但新冠疫情对公司2020年整体营业收入造成较大影响。若国外疫情持续恶化,2020年营业收入将进一步下降。目前公司的境外订单饱和,由于疫情整体往后平移3个月左右,估计部分订单的收入和利润在2021年实现。
  
       产业协同发展:有核心竞争力企业总能脱颖而出
  
       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时间并不长,位于行业第一梯队的埃夫特也不过十多年的发展史。许礼进认为,国内机器人产业开始迎来兴起发展的时机在2013、2014年。“2013、2014年,90后的年轻一代开始步入劳动力市场,他们对于纯粹出卖劳动力的工作不感兴趣,人不想干、不愿意干和干不好的工作可以用机器人来替代,机器人市场需求巨大。”
  
       许礼进表示,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全国大大小小的机器人公司应该有上万家,说明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井喷、大家都比较看好的发展阶段,相信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后,大家也会理性看待机器人行业,没有核心竞争力只是跟风口的企业将无立足之地。
  
       “今年机器人行业就逐步开始洗牌了。”许礼进认为,企业要遵循发展规律,回归经营本质,会逐步发展一批龙头企业,筛出一批优质企业。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总能脱颖而出。
  
       许礼进是全国政协委员,除了关心自身企业的发展,他还心系中国机器人产业和安徽机器人产业集群的整体发展。
  
       2013年,依托龙头企业埃夫特,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批复加快发展以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发展为主体,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机器人产业集聚区。2015年,安徽就已经把机器人产业列为战略新兴产业来发展,而芜湖机器人产业园规划用地5300亩,总体布局6大功能区:工业机器人本体及核心零部件研发制造;服务、医疗、特种机器人研发制造;研究院、联合实验室、教育培训;智能成套装备制造与研发;机器人主题公园;金融、商业配套。目前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区有128家机器人企业,机器人全产业链的布局初具雏形,并形成了协同融合效应。
  
       明确企业发展要素:在人才机制方面做足功课
  
       工业机器人属于高科技行业,产品研发、技术创新能力是行业内企业核心竞争力。研发工程师需要对工业自动化、底层核心算法等有深入的理解,同时需要拥有长期的下游行业应用积累。工业机器人行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技术、知识和经验需要长期实践和积累,相关人才相对稀缺。
  
       埃夫特先后收购CMA、Evolut、WFC以及参股Robox,消化吸收境外技术,并持续研发创新,进一步提升了持续研发能力。公司形成独立研发团队,截至2019年末,埃夫特拥有研发技术人员481名,在公司总员工人数中的占比为 33.15%,核心技术人员均有10年以上行业积累。
  
       许礼进表示,人才是企业未来发展的关键要素,为了吸引并留下这些优秀的人才,公司在“引、用、育、留”机制上面也做足了功课,对于不同的人才,公司都“以人为本”,切实站在员工立场考虑问题,第一,对于优秀人才和核心人才,要把他们的发展与公司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让他们对企业有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埃夫特提出了股权激励机制并逐步落实完善,把优秀的人才留在企业;第二、对于新加入的员工,埃夫特为员工积极争取人才政策,帮助员工享受住房、医疗、子女入学等相关政策,解决员工后顾之忧,用企业文化留住人,让员工和企业共同成长。
  
       在谈到埃夫特的企业文化时,许礼进表示,埃夫特的企业文化是在向华为学习,其精髓有三点,第一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开发产品,成就客户;第二是“以奋斗者为本”,谁创造价值,谁对公司产生贡献,就给他更多的激励;第三就是“坚持不断努力”,努力无止境,努力才会有成就,这也是埃夫特的本意。
  
       今年44岁的许礼进,是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津贴,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智能机器人”重点专项总体组专家成员,安徽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领军人才。闲暇之际,他仍手不离书,一颗学习的心永不止步,而机器人行业的发展也正需要紧跟时代步伐,才能不被行业淘汰、经受住行业的“筛选”。
  
       记者手记:科技创新路上,努力永无止境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奇瑞汽车出身的许礼进,18年前就看到了智能化装备在制造业中的重要作用,他付诸行动,并由此走上了与工业机器人打交道的道路。
  
       从奇瑞汽车派生出来的埃夫特一出生就风华正茂,执掌埃夫特的许礼进雄心勃勃。短短数年的发展,一边进行自主创新,一边从海外并购,这使得埃夫特在短短的时间迅速进入到中国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
  
       许礼进有清醒的认识,机器人产业非常注重核心技术,所以这个行业从核心零部件到科研技术,再到产业应用,我们都处于劣势。
  
       许礼进说,早期,这个行业连配套商都找不到,所有的都要从头开始,所以埃夫特利用这十年的时间,把核心零部件逐步地引入了国产化,跟海外合作,然后在每个行业逐步应用,跟各个行业一起发展。现在,从核心零部件到机器人本体,到集成运用,埃夫特基本上全打通了。
  
       埃夫特,取自英文“effort”,“effort”是努力的意思,而埃夫特(efort)去掉了一个f,寓意为在科技创新的路上,努力永无止境。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投稿箱:
        如果您有机床行业、企业相关新闻稿件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 邮箱:skjcsc@vip.sina.com